空难法律面面观

2015-04-07 14:33:35 by 责任编辑

13062412595957.jpg

华沙公约的规定

提起空难赔偿,一定得从国际性的空运(包括载人与载货)协议“华沙公约”(Warsaw Convention)谈起。

这个公约制定于1929年,共有41个条款。1955年制定的“海牙草案”(Hague Protocol)修改了“华沙公约”中的一些条款。

我国是华沙公约签约国,并立有一部“空运法令”(Carriage by Air Act),法令把原本的“华沙公约”与经“海牙草案”修改的“华沙公约”收入其中,使公约成为新加坡管辖空运方面的法律。

华沙公约条款(第17条款)规定航空公司须对搭客在飞行、起飞与降落时的伤亡负责。

另一个条款(第22条款)则把航空公司所须支付的赔偿限定在每名搭客25万法郎(Franc)以内。

华沙公约中的Franc原指法国货币单位“法郎”,后修改为每Franc等于65.5毫克纯度90%的黄金的价值,并依照判决时的金价换算为有关国家的等值货币。航空业者为求方便,一般把这个限额当作约7万5000美元(12万余新元)。

把上述两个条款结合起来看,效果也就是:无论飞机为什么出事,航空公司都必须赔偿死亡或受伤的搭客,不过赔偿额是每名搭客最多约7万5000美元。

一些航空公司给予死者的赔偿可能超过这个限额,但这是各家公司的商业决定,华沙公约没有规定他们这么做。

在胜安空难中,胜安原本给予的赔偿是每名罹难者约7万5000美元。今年1月,胜安已把赔偿加倍至约14万5000美元(24万余新元)。

如果罹难者家属接受胜安的赔偿,他们就须放弃对胜安采取法律行动的权利。如果不接受,根据华沙公约(第29条款),他们须在从出事当天(即97年12月19日)算起的两年内对胜安提出起诉,并要求赔偿,否则过了时效,同样不能采取法律行动。

假设他们起诉却败诉,他们仍可依据华沙公约,获得7万5000美元的赔偿。

可以起诉的理由

按照华沙公约(第25条款),假如能证明伤亡是航空公司或其职员蓄意或粗心大意的行为所造成,或者是航空公司或其职员蓄意或粗心大意不去做一些该做的事所造成的,上述赔偿限额将不适用。

简单地说,如果罹难者家属有办法证明航空公司或其职员疏忽,他们将可获得比7万5000美元更多的赔偿。罹难者家属一般是以死者遗产管理人身分起诉。

根据侵权法(tort)中有关“疏忽”的法律原则,起诉人要胜诉,就须证明以下三个要素:

*答辩人须对起诉人负起谨慎责任(duty of care)。简单地说,谨慎责任就是假如一个一般的、明理的人在合理的情况下能够预知他的行为会对他人造成损害,他就有责任确保损害不会发生。

*答辩人违反上述责任。

*起诉人因答辩人的行为而蒙受损失。

以胜安空难为例,胜安对搭客自然须负起谨慎责任,这无用多说。搭客遇空难丧命,这就是损失。可以容许争辩的是第二点,即胜安是否违反责任。

假设他日事件真的闹上法庭,诉辩双方最大的争执点应该是机长朱卫民在经过三次纪律事件后,胜安继续让他负责驾驶客机,这个决定是否合理。

如果合理,胜安就不算违反须对搭客负起的谨慎责任;如果不合理,胜安就算违反责任。

至于合不合理,法庭是从客观上来判定,客观标准主要是一般业者遇上相同情况会怎么做。

起诉人可以请航空业专家为他们供证,说服法庭相信一般业者不会允许像朱卫民这样的机师再驾驶飞机。胜安也可以请另一些航空业专家为他们供证,告诉法庭一般业者都会作出与胜安相同的决定。关键就在于法庭接受哪一方的说法。

起诉人理应也会要求把空难调查署对空难所作的报告呈堂。不过报告只能作为表面证据,法庭仍有权决定是否接受报告内容。

一些人可能会问,假设证明飞机坠毁是朱卫民所为,朱卫民是否会被起诉(如果起诉成功,就拿他的遗产来赔偿)?答案是一般情况下不会。

因侵权法中有代受责任(vicarious liability)原则。这个原则说明雇主须承担雇员在工作时间与范围内疏忽或过失所造成的损害。因此假设朱卫民有疏忽或过失,在法律上,这个疏忽或过失就等于是胜安的,起诉人应该会选择起诉胜安。

另一点要说明的是:在关于“疏忽”的法律原则下,作出侵权行为者的意图并不重要。也就是说,无论他是故意还是不小心作下有关行为,都不会影响法庭判决他是否应负起法律责任,或他须赔偿多少钱。

四个起诉地点

根据华沙公约,空难罹难者家属可在四个地点对航空公司展开起诉:航空公司的生意基地、客机失事地点、飞行的目的地,以及搭客购买机票的地点。在胜安空难中,胜安可能遭起诉的国家包括新加坡、印尼与马来西亚(购买机票的地点)。

但是可以展开起诉并不代表起诉最终一定受理。在这种司法权冲突(即超过一个国家有权审理同一起诉讼)的情况下,一个国家的法庭在接获罹难者家属所入禀的起诉状后,仍有权决定是否审理有关诉讼,或者判决哪一个国家的法庭更适合审理这起诉讼,决定的原则是哪一个国家与这起诉讼有最密切关系。

以胜安空难为例,空难发生在印尼,一般情况下相关的诉讼应在印尼法庭审理,因为许多证据都在印尼。不过胜安是新加坡航空公司的子公司,我国法庭基于国家航空公司对人民的责任问题,应会准许有关诉讼在新加坡法庭进行。

赔偿数额

如果成功证明答辩人疏忽,起诉人就可获得赔偿。

根据人身伤害(personal injury)的赔偿原则,起诉人(死者的遗产管理人)可获得的赔偿包括丧亲之痛赔偿(法定为1万元)、丧事费用、给予受死者供养者(dependant)的赔偿。主要赔偿来自最后一项赔偿。

当然起诉人有责任先向法庭证明受死者供养者有些什么人。法庭在决定给予这些受供养者赔偿时所考虑的因素包括死者年龄、职业、收入、是否已婚、几名孩子、受供养者的年龄等。

我国法庭判给死者遗产管理人的最高赔偿额相信已超过100万元。(《联合早报》潘君琴)

责任编辑:严智俐  来源:民航资源中国网